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分析师 李钢

  自3月中旬疫情在世界全面爆发以来,世界主要经济体通过大规模的积极财政政策和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释放大量流动性。目前主要指标体现偏向通缩局面引起的警示较为受到关注,而对货币超发而或导致通胀并未担忧。

  回顾历史,这种现象似乎有据可查,2008年次贷危机后主要国家宽松货币政策并没有引发通胀,一方面是各国央行对货币调节能力不断提升,另一方面在于金融体系受损,央行扩张资产负债表并未转化为总需求和供给失衡。如今,这种现实与当时特性吻合吗?尤其是疫情客观造成的环境不会逆反趋势前景,我们透过主要几个国家否定负利率的态度,预期未来通胀隐忧或难以消除,通胀前景依然存在风险,仅以美国为例还是有警示必要。

  美国通胀担忧端倪

  虽然美国6月CPI处于0.6%的较低水平,但是其通胀领先指标—货币供应量M2正以超23%的速度增长,加之美国第二季度GDP萎缩32.9%,从M2-GDP角度来看,美国货币超发的速度是史无前例的,政策蕴含的通胀风险自然值得警惕。从财政角度来看,美国2020财年前9个月,由于财政支出较去年同期扩张49.1%,而财政收入却较去年同期萎缩13.4%,美国的财政赤字为2.74万亿美元,这是2019年GDP的13%左右,这无疑是非常危险的通胀信号(10%就将打开通货膨胀的闸门)。更重要的是目前政府是推动货币供给增长的关键角色,美财政部第三季度计划发行债券9470亿美元,第四季度还将净发债1.216万亿美元,而通货膨胀是摆脱当前债务高增长困境最廉价的方法,目前看政府未来主动推高通胀以解决债务危机或有可能性。最后,TIPS、盈亏平衡通胀率和贵金属大幅上涨预示市场动能存在刺激通胀的可能。

  官方乐观预期

  从当前对美国通胀的讨论来看,学界对通胀本质并未达成广泛共识,宏观与微观影响通胀因素具有较高的不确定性(利率、全球化等),因而,无论是官方和市场对未来通胀预期均无定论。回顾美联储对通胀的阐述:“疫情是一种反通货膨胀的冲击”,鲍威尔更直接对是否通胀的提问说“我不知道”。这意味着除非通胀真实达到2%,美联储并不会草率预期通胀环境未来。但是美联储对通胀偏于乐观根源于菲利普斯曲线——失业率缺口高,通胀率低。然而,当前美国就业状况虽然受疫情打击,但伴随着重启经济、政府救济,美国就业恢复速度也是前所未有的——数据显示美国初请和续请失业金人数、美国失业率等指标均在转好。美国货币及财政当局对环境与政策配置结果了如指掌,笔者认为押注通胀不会过热的动机则在于降低市场对通胀预期,提高后续调控效果,提升金融稳定性与金融政策传导效率。在官方的带动下,实际通胀可能真的会脱离理论轨迹。

  抵御亡羊补牢

  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兜底已经体现“直升机撒钱”的味道,超标与否虽无定论,但需要警惕的是在贫富差距较大的情况下,当前资产价值降低已先于通胀发生,通胀更表现为“资产类”通胀而非“消费类”通胀,滞后效应恐将导致低收入群体成为最大受损方,但对于富足群体或将进一步刺激资产投资投机情绪。后疫情时代,扣除通胀的经济恢复前景并不乐观,因而优质资产——贵金属(金银)、货币(日元、瑞郎)、美股(尤其是科技股)和美债依旧是市场投资明智选择和投机关注侧重,通胀潜在风险并未消失,只是短期暂时调节与应对的局部或短期效应。

  综上所述,目前对美国通胀过于松懈或为美联储政策指导效应,同时也不得不防是美联储刻意政策迷惑手法之一,毕竟疫情特殊的经济环境与供求关系异常是权衡通胀局面的复杂特性之重点,但美国财政部及美联储均给市场迎接通胀奠定了事实依据和心理对应。由点及面,世界主要经济体同样存在超发问题及供需匹配不平衡问题,全球性通胀并非危言耸听。或许未来局面不同于曾经战后通胀的混乱局面,此次通胀究竟会给经济、贸易和政治格局带来怎样的改变,我们又将如何应对难以周全研判评估,提前布局抵御通胀才能防患于未然。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郭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